給防疫宣傳中的鄉村廣播點個贊

發布時間:2020年02月11日 信息來源:中國農網 作者:王洪武 萬闕歌 【字體:
分享到:

又聞鄉村廣播

村部老屋庭院的高桿上,兩只背靠背的大喇叭,老支書放開嗓音宣讀的有關疫情防控通知、要求,條條及時明白;那女孩用方言說的《送瘟神》快板,更是生動感人。這次防“疫”戰,那久違了的土廣播,發揮的宣傳作用可不小哩!

鄉村廣播,立時勾起了我對它的親切回憶。

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那時農村鐘表還比較稀缺,鄉村廣播就是老百姓的“軍號”和定時鬧鐘。每天早、中、晚3次,到時廣播便響了。種田的、上學的、做飯的,各自行動都有了“數”。廣播有國內外新聞、地方新聞、科技講座、天氣預報、音樂戲曲等,中央、省市對農村、農業、農民有什么新精神,廣播相告;外面和鄉間有什么好人好事,大伙聞聽后迅即交口傳頌……“下面播天氣預報了,靜下聽聽,看這幾天麥子能不能收割。”“唷,昨天那個農藝師講的《水稻防病知識》一課太好啦,今晚我還要接著聽!”書記鄉長有什么話要說,或者鄉里要開什么會議,都可以到廣播里吼一吼。我們鄉廣播站好像有個約定俗成:凡是有會議通知,即先唱一段淮劇《一家人》,久而久之,有人便打趣說:聽到《一家人》,干部腿子疼。因為去鄉里開會,頭二十里路全靠搬兩條腿子走“11”號,辛苦是自然的,但這廣播通知的便捷、效率,大伙還是從心底贊賞的。

我對鄉村廣播有著割不斷的情愫,是因為我的寫作生涯就是從廣播“起家”的。學校出來走上工作崗位,開始有十多年在鄉報道組。那時報刊很少,有張市報還一度停刊,用稿主要靠縣廣播站。縣站的編輯也非常熱情,稿子送去,往往當面就給審好了。聽了播音員字正腔圓的播報,心里甜滋滋的,越寫越來勁。有好多年,廣播里基本三天兩天、一天三次聽到有“王洪武報道”的聲音。至今還有人調侃道:“那些年,全縣不知道縣鄉書記大名的有,不知道王洪武大名的恐怕沒有。”真得感謝鄉村廣播為我揚了“名”。更重要的,我堅持收聽廣播,使我開闊了視野,增長了知識面。堅持為廣播寫稿,幫我提高了寫作水平。我從寫簡迅、消息,漸漸學會了寫通迅,寫雜談,寫經驗文章,為以后從事文字工作和文學創作打下了基礎。

出于對鄉村廣播的鐘情,我在鄉里做黨委秘書期間,立志打好《鄉自辦廣播節目》這一品牌,力薦領導招聘了專職編輯、播音員。我帶頭寫稿組稿,舉辦機關單位和村組通訊員學習班,發動大家寫稿。節目辟有《本鄉新聞》、《政策法規》、《農技講座》、《村頭漫話》、《經驗介紹》等,還變換著錄制了一些鄉親們喜聞樂見的戲劇歌曲以及鄉土文藝節目,播的像模像樣、別具品味,深得干部群眾的好評。

隨著時尚傳播媒體的普及,曾經響徹鄉村上空、獨領風騷的廣播,慢慢塵封在歷史舞臺的角落,淡出了人們的生活和視野。

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防控戰,引起了城鄉各界人們高度重視。時下盡管電視、手機基本普及,信息傳遞非常方便,但在農村,一些老人小孩還有空白。在村居適當位置,豎幾只廣播喇叭,及時說說唱唱,補充些宣傳,實在是“花錢少,效果好”的明智之舉。

農村防疫宣傳就該接地氣

這段時間,各地在“防疫”宣傳上動了不少腦筋,下了不少功夫,也都取得了各自預期的效果。我們欣喜地看到,作為廣大農村,此番在“防疫”宣傳上也做得非常出色,一點不輸城里,甚至有些地方還有過之而無及。

單是通過廣播進行宣傳,就又分為多種形式。比如,有通過喊話方式進行宣傳的,有通過快板、順口溜等方式進行宣傳的,等等。像河南省信陽市光山縣文殊鄉這樣,將“防疫”知識編成豫劇在廣播里“廣而告之”,更是一種新穎、有趣、有效的方式。該鄉文化站通過改編豫劇,宣傳新型肺炎疫情防控知識。鄉干部表示,村里許多老人不會用手機,但喜歡聽豫劇,所以想到用這種方式來宣傳。

農村“防疫”宣傳,就當如此形式多樣,有的放矢。“防疫”宣傳不是做給誰看的,而是要注重實效,不達目的不罷休的。因此,在農村進行“防疫”宣傳,必須接地氣,有針對性。

責任編輯:馬慧萍
亚游登入网站 -- 亚亚游集团官网 -亚游国际入口